西媒:六大关键人物领衔脱欧谈判(6)

央广网北京6月2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当地时间19日上午11点,北京时间昨天下午5点,英国“脱欧”谈判在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正式开始。

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与欧洲联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先进行交谈,随后共进工作午餐。在双方谈判团队进行7小时谈判之后,英国在谈判时间表上率先做出一大让步,同意欧盟一直坚持的分阶段谈判,在解决公民权利、爱尔兰边界以及“分手费”等问题后才展开自由贸易谈判,欧盟代表形容这是跨出了正确的一步。

英国和欧盟同意成立三个工作小组,分别用来处理“金融善后”“公民权益”以及“第三方相关法律事务”等事宜。随后,戴维斯和巴尼耶共同会见了媒体记者。

巴尼耶表示两人在谈判时间表以及一系列优先讨论事务上达成共识,英国媒体纷纷形容为英国在首日的谈判就做出让步。巴尼耶说首轮谈判聚焦公民权利、分手费以及北爱与爱尔兰边界问题。其实处理居英欧盟公民以及居欧英国公民的地位是重中之重。戴维斯则表示,北爱与爱尔兰边界问题在第一天谈判占了较多时间,他形容双方态度具有建设性,为未来的讨论奠定稳固基础。不过在贸易问题上他强调英国将脱离单一市场,尽管执政的保守党失去了议会控制权,这一立场也不会改变。

戴维斯表示,“我们将离开单一市场,我们将寻求建立自由贸易安排以及关税协议,同样的我们将离开关税同盟,基于同一个理由,也因为这是唯一的方面,让我们与世界其他国家展开自由贸易,这是对英国有利的因素。”

巴尼耶指出,只要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判断首阶段谈判进展良好,就可以进一步讨论贸易等未来关系,预料不会早于明年1月。

正式启动“脱欧”谈判前,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说,“艰苦的工作开始了”“但我们将以建设性方式推进”。登山爱好者巴尼耶则以上周末爬阿尔卑斯山的方式“备战”,为漫长的谈判汲取力量和能量。

在多数欧盟领导人眼中,英国人的行为无异于自我伤害。欧洲联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在谈及英国“拆散”与欧盟44年来的关系时,尖锐地说:“是英国在退出欧盟,而不是反过来,每个人都必须承担责任、接受自身决定带来的后果……因此我所想的,并不是作出让步或者是要求让步。”

脱欧谈判的复杂性众所周知。那么它到底复杂在哪儿?刚刚提到,脱欧谈判的三个关键议题:公民权利、“分手费”以及爱尔兰边界问题,正是谈判的难点所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崔洪建指出,它之所以难,就在于这每一个议题都牵动英国的核心利益。

首先,在公民权利保护问题上,脱欧派的一个主张就是要把对边境的管理权从布鲁塞尔拿回来,不能让英国的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受制于欧盟提出来的人员自由流动原则,欧盟认为自由流动原则保证不了,欧洲一体化的核心和成果就没有办法保证。

其次,在所谓“分手费”问题上,类似于普通人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分割,在谈判过程中尽管说要脱了,但是实际上还没有脱,这段时间仍然是欧盟成员国,要继续履行之前作出承诺。

爱尔兰边界更是涉及英国主权的核心问题。议题本身已经很复杂,怎么谈就更复杂。英国国内一直在是“硬脱欧”还是“软脱欧”的问题上争论不休,那么,硬和软到底有什么区别?崔洪建介绍,硬脱欧方案的好处在于可以勉强帮助英国赢得和欧盟平等的谈判地位,特蕾莎·梅的硬脱欧方案既是一种谈判策略,也是想要拿谈判主动权的做法。而软脱对于英国来说很不理想,看上去好像它留在单一市场,可以关税同盟,但是不能参与欧盟任何决策,每年还得交钱。

相爱时难别亦难,那么这场史无前例的“分手”,一个巨大的难点还在于欧盟向英国索要高达600亿英镑的“分手费”。这一要求曾经遭到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坚决拒绝,她坚持先谈贸易合作,再说“分手费”的事。不过如今,特蕾莎·梅的态度不得不软化,为了能在议会中获得更大优势,从而在脱欧谈判上获取更多自由,她提前举行大选却以失败告终。特蕾莎·梅的保守党领袖地位摇摇欲坠,伦敦格林菲尔大楼发生火灾发生之后,她被批应对不力,更是雪上加霜。

相比之下,在欧盟这边,法国新总统马克龙的上任又将留欧的气势往上拉。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表示,这“一降一升”将给脱欧谈判带来变数,而这种变数还会贯串着脱欧谈判的未来两年。特蕾莎·梅现在进退两难,在党内有攻击她的,也有挺她的,但总体上攻击她的比较多,不管她在谈判当中采取硬脱欧还是软脱欧的策略,总有一部分人对她的“硬”或者“软”不满。目前最要命的是两年之内脱欧能不能按期完成,这要看双方是不是都各让一步。

特蕾莎·梅将于6月22日和23日出席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领导人定期峰会。据了解,特蕾莎·梅将告知他们有关确保约300万在英欧盟公民权利的计划。近几个月来英欧双方有过数次激烈交锋,预计她此次参会将会将重点放在缓解紧张的气氛上。